联系我们

北京兄弟搬家公司

公司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联 系 电 话:400-8829999
24小时电话: 400-8829999
公司网址:www.shzyz.org

主页 > 搬家常识 >

假如青春不散场之体验学校搬家

时间:2016-05-29 22:5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假如青春不散场之体验学校搬家
 
  新教学楼提前竣工了,那几天学校上上下下都洋溢着乔迁新楼的喜气。剪彩仪式在周一的早上,统一要求学生穿校服,白色运动鞋参加。
 
  自从上次大家不欢而散后,林墨消沉了几天,难得他有这样安静的时候用来想心事,杨凯的话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自己究竟为什么会那样介意杨凯的举动,难道真是因为她吗?林墨从头开始想自己和苏佑安的一些事,无奈时间太过久远,两人的渊源要从小学开始算起,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早都记不清了,印象中就是苏同学,苏班长,要是贴个标签,林墨可能会选个优秀,骄傲什么的。真正成为好朋友,也就是最近这一两年,不坐同桌,但苏佑安难得的几次难堪,尴尬和无助却落在了自己眼里,苏佑安以往高高在上的姿态一下子落在凡间,像个邻家女孩儿的模样反倒让林墨付出了几分真心的照顾。
 
  林墨想通了这点,就不那么纠结了,应该是最近这几次麻烦事,让自己觉得照顾她成了习惯,毕竟还是老同学嘛,才会在看到她身处险境,伴在她身边的却是杨凯时,自己涌起了那股冲动。谁让杨凯那么不小心,怪他就对了。林墨站在新楼前,参加剪彩仪式时,终于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下午搬家,林墨满血复活,他是劳动委员,组织大家把平房里的桌椅搬到新教室里去。初二三班的牌子也是崭新的,和教室里崭新的黑板,墙画一起欢迎大家的到来。初二四个班都在二楼,走廊的东西两端是教师办公室,这会儿白老师把苏佑安和宋涵婧叫了过来。
 
  “除了咱们自己的桌椅,咱班还负责化学实验室的器材,你们回去安排一下,挑几个细心的同学,帮秦老师把器材搬到一楼东侧的新实验室去。”白老师简单地交待了一下。
 
  “好的”,两人答应了,挽着手走出了办公室。
 
  教室里大部分的桌椅已经摆好,看样子大家都还有些喘,毕竟从后面平房把桌椅搬到二楼,还是挺累人的。涵婧见状说:“苏苏,看样子大家都累了,要不咱们发动班干部去吧。”
 
  “好啊,我也这样想”,苏佑安说着,站到新讲台上,拍了拍手,“咱班还有个任务,需要帮化学实验室的秦老师搬一些器材到一楼东侧。班干部都去吧,其他同学想帮忙的自愿,剩下人先自习,小组长负责本组的纪律,一会儿老师就来。”
 
  到门口集中了一下,除了班委,大概还有七八个人的样子,苏佑安笑着对涵婧说:“宋支书,看看这些都是积极分子,要重点培养啊。”
 
  “就你鬼,刚才台上为什么不说。”涵婧白她一眼。
 
  “要说了啊,就都出来啦!我这是帮你筛选呢,还不谢谢我!”
 
  一群人打打闹闹地,很快就到了平房的化学实验室,门开着,里面有些箱子已经收拾好了。
 
  初二还没开化学课,大家看见烧杯,试管,酒精灯什么的还都挺兴奋,这看看那瞧瞧。苏佑安让大家先不要动,自己去找管器材的秦老师去了。
 
  秦老师很快来了,她让男生们抬墙角的几个箱子,里面有些比较重的实验器材,女生们则边整理一些零碎物品,再拿一些轻巧但易碎的玻璃试管,烧杯之类的。大家分工明确,开始给这些器材搬家。
 
  涵婧和苏佑安嘴里说的“入团积极分子”们在窗边整理器材,把天平,酒精灯这样不好拿的东西分门别类装在箱子里,再塞好泡沫报纸固定。苏佑安和王文文在门口这边整理架子上的东西。王文文嘴里不闲着,一直哼着歌,她个子不高,但嗓子很好,她的偶像是范晓萱,那会儿正流行范晓萱的健康歌,她哼着“我爱洗澡,皮肤好好,乌龟跌倒,好多泡泡”。她俩蹲在地上把一个个的试管摆好,插在专门装试管的箱子里,忙得不亦乐乎。
 
  摆在架子下层的箱子,大多是固体的化学药品,分别装在密封的塑料袋里,已经搬完。张晓英踩了个凳子,准备去够上面的箱子。王文文理好一只试管箱子,站起来转转头,看见张晓英正在够一只箱子。这个箱子可能有点重,张晓英使劲地拉住箱子边的抠手往外拉,却只拉动了一点儿,脑门上已经见汗珠了。
 
  王文文就说:“晓英,你先下来吧,等男生回来让他们拿,咱们不够高。”
 
  张晓英个子也不高,因此比较忌讳人家说她矮,便没吱声,但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次,她两只手一起使劲地拉那个箱子,箱子终于动了,可她脚下的凳子也动了,连带着她也倒了下来,王文文一声惊呼。
 
  王文文劝张晓英的时候,林墨已经送完一趟,和王松一起站在门口了。他也见到张晓英搬箱子,却因为上次道歉的事心里有些隔阂,没有上手。这会儿眼见着张晓英要摔下来,他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去接她,王松也冲了过去,想帮忙一起扶住张晓英,不料用力过猛,撞上架子,本来就被拉出来一截的箱子晃动着,眼看就要掉下来。
 
  刚刚王文文的惊呼早都把窗口边的涵婧和其他同学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旁观者清,涵婧一眼就看见仍蹲在架子下面的苏佑安,箱子如果落下,搞不好会把她砸个正着。她大喊:“苏苏,让开!”
 
  电光火石间,有人冲了过去,箱子还是掉下来了,却在一股力量的作用下落在了刚才张晓英踩倒的凳子上面,堪堪躲过了苏佑安。涵婧赶紧跑过来,和王文文一起拉苏佑安站起来。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幸好幸好。”王文文拍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涵婧松开苏佑安,伸手到杨凯眼前。刚刚改变箱子轨迹的那股力量是杨凯伸手拦了一下,他也是刚送了一趟器材回来,正要进门,听见王文文的惊叫,然后就看见那只箱子要砸到苏佑安。他跑得太快,拦了下箱子自己却没站稳,坐在了地上。此刻,他见大家都没事,便拉着涵婧的手站了起来,道了声谢,涵婧收回手,脸微微地红了红。
 
  苏班长浑不觉刚刚自己这个“砸顶之灾”来势凶猛,张晓英刚刚摔下来的时候她倒是看得清楚,现见她虽已站稳,却仍惊魂未定。苏佑安看看林墨,再看看杨凯,末了来了一句:“咱班出俩武林高手啊!一个走凌波微步,一个使乾坤挪移……”
 
  这时大伙都已经凑了过来,刚被杨凯推开的箱子开了口,里面的硬皮本子四散了一地,翻开一看,记录了像是实验数据的内容。“怪不得这么沉,满满一箱子,还是带硬壳的笔记本。”王松捡起一本说道,“以后,咱们是不是也得学这些啊?” “那还能跑得了,除非你不念初三了,哈哈”,王文文还挺熟悉初中的课程设置,打趣着王松。
 
  大家纷纷捡起散落一地的本子,装回到那个闯祸的大箱子里。一旁,杨凯蹲下,也拾起一本,翻了几页,在那些看不懂的化学符号、方程式上摩挲了几下。涵婧一直在看他,他脸上出现了一种不该有的落寞,直到他一扬手,本子像篮球一样准准地落在了箱子中间。
 
  这次的事情在班里很快地传开,张晓英突然成了话题人物,有些在现场的人回来添枝加叶地大赞林墨和杨凯的临场反应和机敏勇敢,有些没有亲眼见到事情经过的人大呼遗憾,然后全靠脑补,生委救学委的细节竟然比真相还要逼真精彩。这天中午,大家又说起这事,王文文一脸不忿地道:“我都说了,你先下来,等男生们回来让他们够,我又没有说她个子矮,那我自己也不高嘛。”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要我说也不错嘛,还有林大帅哥救她,换成我,摔了也情愿。”夏冰冰在旁做花痴状。夏冰冰在班里是八卦大神,有什么消息想知道,找她打听就对了。
 
  宋涵婧听了,赶紧打断她们,“哎行了啊,咱们是初中生,可不要乱说,再说,晓英也是想自力更生嘛。”
 
  “我的好支书,知道你觉悟高,咱们也就午休的时候八卦一下,别当真。”何莉搂着她的脖子说。
 
  大家又扯点这个,聊点那个,却没注意门口的张晓英已经听了好久。
 
  那天过后,张晓英跟林墨道了歉又到了谢。她后来不知从谁那得知,扫雪那次,打到她的那个雪球不是林墨扔的,就对林墨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没有找机会跟他冰释前嫌。这次林墨出手相助,如果自己再不做些表示,就有失风范了,她自小受家庭影响,对人情世故礼尚往来这类事情见得多,便也想答谢林墨一回。那天的情景她不止一次的回想,林墨接住她的那一下,也带给她心里不小的冲击。最起码说明他林墨不是个爱记仇,小心眼儿的男生吧,她对自己说,少女的小心思也默默地在她心里生了根,发了芽。